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墨璃小筑

自此天涯应不语,依稀记取无寻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素影移芳,单衣沁绿,傍我柔情朱户。静月溶溶,一鉴玲珑如许。如霜雪、破暑吹凉,似沈水、熏香换骨。恰便是、薄睡初醒,小莲姿态出南浦。 泠泠还记上苑,正好纱橱风软,移根来处。梦里银床,添得髻边诗句。漫凝贮、绢帕轻收。有玉痕、青裙沾露。趁今宵、唤起阿璃,祝福深夜语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竹韵清音   

2007-12-14 20:57:27|  分类: 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序言:

竹,临池,似玉。

悒露静,和烟绿。

抢节宁改,贞心自束。

渭曲偏种多,王家看不足。

仙杖正惊龙化,美实当随凤熟。

唯愁吹作别离声,回首驾骖舞阵速。

 

(一)

竹林,青草,流水,笛声。。。

路人行的乏了,困了,于是停下脚步休息,隐隐听闻不远处传来阵阵悠扬的笛声,在这山青水秀,却又人迹罕至的地方,会是谁这么有雅兴?

默炎只是为了去山中寻找一味药草,而大清早的来这云清山,云清山里终日云雾辽绕,虽说地势平坦,美景却接二连三印入眼帘,只是好景无人识,空凭四季风吹过罢了。

而现在,默炎听的那笛声悠扬,寻药之事早已抛至脑后,只想寻得那弄笛之人,只是奇了,从山这头已走到山那头,笛声由远至近,又由近至远,始终离默炎有段距离,仿佛一伸手就可触及,又仿佛隔了几百几千丈之遥,时间久了,默炎只能放弃,迎着夕阳独立下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(二)

云清山,山清水也清,云雾笼罩,别有洞天。山中多竹,竹叶竹枝连成片,竟也成一副景致。只是赏竹爱竹之人毕竟不多,秋冬时分,竹叶纷纷飘零,景相倒也悲壮,只是谁知那又是另一种别样的美。竹吸纳云清山之清泉,竹叶与竹枝与别处不同,竟透出隐隐清绿来。久而久之,竹子也有了灵气。

满月,竹林中紫雾一散,就化出一位娉娉婷婷的女子来。淡绿色斜襟衣裙裹着玲珑妙曼的身段,如云的秀发绾成堕云髻,清瘦的身姿,手里握着不放的是一柄墨绿色的笛。。。

 

(三)

默炎自从云清山听得笛声归后,心里总觉得失落了什么,食不知味,寝不知眠,终日若有所思,周围人见了,无不当他中了邪,云清山也就不明不白的蒙了冤,往山上去的人也越来越少,人们宁可绕很远的路,也不再上云清山一步。

而默炎,却将自己整天关在房里,抚着琴,默默回想那天在山上听到的音律。慢慢的,将那若隐若现的音符,一个一个拼凑起来,居然让那零碎的乐声重新完整起来。一曲抚完,泪竟不自觉落下。

 

(四)

从此,村里的人每日都听闻默炎屋里传来阵阵琴音,那音乐,或急促,或平缓,只是不尝有片刻停歇。人们当默炎中邪中的更深了,纷纷避而远之,默炎的小小屋宇,不知什么时候,也成了村中的禁地。

默炎,仿佛这一切都与他无关,整日抚琴,只是他奇怪这乐曲,像是没有作完一般,抚至动容处,嘎然而止,令人惆怅,却又难以忘怀。细细回想,却又怎么也想不起来更加适合的接续下去。思来想去,唯有再上云清山细听那仙乐飘飘。

 

(五)

村民一大早,就发现默炎的小屋,屋门紧闭,寻来问去,谁也不知他上哪了,弄不清的缘由,村民们也不再细问,只当他是疯了罢了。

而这会,默炎正坐在云清山半腰一汪清泉旁,细细回味那首曲子,山里山风阵阵,竹叶飘飘,倒也是一副好景致,只是可恼以前听过的曲尽仿佛断了似的,再也没有响起。默炎也断了下山的念头,此处风景极佳,就当修心养性,也未尝不可。

一日、二日、数日就这么过去了。饿了,摘食野果,渴了,汲饮山泉,日子倒也过的快,只是闲时总是抚琴,一遍又一遍,不曾停歇,也总是在最为动容时,嘎然而止,像清澈的流水流经一处荒芜的沙漠,水的生命,就在那一处停止,这是让人伤感的事情。

 

(六)

云清山的夜晚,跟别处不同。明月斜挂竹枝,风声伴着水声,琴声渺渺,似梦似幻。

默炎在梦中。在梦中,那首多日来未完成的曲,竟然跟着默炎进入了梦境,只是奇了,梦里似乎传来熟悉的乐律,就跟第一次听到的一样,那样的若即若离,那样的不可捉摸,又是那样的婉转动听。默炎听的醉了,真想永远醉在梦中,因为不知,醒来时分,一切仍会存在否?

是谁,在耳边轻轻呢喃?是谁,在轻轻呼唤?

默炎,微睁开眼,眼前月色下,一抹淡绿的影子,让他惊醒。猛然坐起,一阵晕眩后渐渐看清眼前原来是一位美丽雅致的女子。

那女子起身,衣裙一旋,手里已多了一柄墨绿色的笛。不错,熟悉的乐曲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聆听,是那么完美。默炎拿起琴,默默和着,一时之间,天地间,月辉、竹影、笛韵、琴音,万物尽享,万物尽容。

 

(七)

云清山下,村子里,时有村民听到山里隐约的乐声,又没人敢壮起胆子上山一探究竟,只是纷纷猜测,最终也没有结果,只能作罢。而默炎这个名字,也好像空气般,渐渐在人们心里消失,仿佛从来没有这样一个人似的,就这么被人淡忘。

全文完。

PS:我喜欢做梦,更喜欢将梦编成一个一个的故事。无他,只因为,我想,写给我自己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)| 评论(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