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墨璃小筑

自此天涯应不语,依稀记取无寻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素影移芳,单衣沁绿,傍我柔情朱户。静月溶溶,一鉴玲珑如许。如霜雪、破暑吹凉,似沈水、熏香换骨。恰便是、薄睡初醒,小莲姿态出南浦。 泠泠还记上苑,正好纱橱风软,移根来处。梦里银床,添得髻边诗句。漫凝贮、绢帕轻收。有玉痕、青裙沾露。趁今宵、唤起阿璃,祝福深夜语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桂花糖芋头  

2014-09-11 21:51:01|  分类: 个人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桂花糖芋头 - 墨璃 - 墨璃小筑

 

一次在食堂用餐,同事看到我略过没有取用的芋头,奇怪的问我:“这芋头你不爱吃吗?”我看着餐盘中没有去皮黑乎乎的芋头,再看看同事饭碗边一小撮细绵白糖,轻轻摇头“我记忆中的芋头不该是这样吃法的。”在同事不解又好奇的目光中,我终于拒绝了她的又一次邀食,在她无声的抗议中,用完了那次餐。

是啊。来自东北黑土地的同事,应该不会理解身处江南小城的人对于“桂花糖芋头”的情结。连皮都不去,只是放在蒸锅里蒸熟,就着一小撮白糖已属考就的吃法,怎么会理解我们从小到大吃惯的用食碱将去皮的白滑芋头催红,又将新开的桂花香味慢慢烹进白里透红的芋头里,最后用红糖将这份甜香细细锁住在舌尖的缠绵。

记忆中,最早来自关于这份甜香还是在城南槐树下的老宅里。那时,母亲正年轻,家里并不富裕,但每年中秋,除却月饼这份怀念,一碗漂着星星点点桂花的桂花糖芋头,是继月饼后的又一重头戏。且不去说那年那月的月色是否还跟今时一般如银光泄地,单就萦绕舌尖的这份甜蜜,这么多年过去,依然难以忘怀。

今年中秋,母亲早早去菜市场准备了食材,然后就在灶台忙碌,我在一边看着,看着从小到大看着的身影,做着熟悉又相同的事情,眼眶莫名有点热。这么多年,江南的菜式,因为被人垢病太甜,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拒之门外,出了家门,虽然也有这么一道“桂花糖芋头”,却怎么吃也吃不出在家里的味道。母亲仿佛懂我心思,我还未曾开口,就在我眼前轻车熟路的将生芋仔去皮,每做一次糖芋头,母亲的手总要痒几天,芋头皮里的一种物质会刺激皮肤,但是母亲从来不肯带上橡胶手套,怕破坏了那纯粹的味道。去了皮,用清水洗净盛在滤水篮里,白生生的一个个芋头,与单位食堂那连皮蒸熟的模样相比大相径庭。在水的冲洗下,洁白粉嫩,甚是喜人。

接着下锅,随着水气渐渐升腾,母亲的双手仿佛有魔力,芋头在纯碱的作用下,由白变红,香气等不及扑面而来,我一直坚信,看着一道食物由生至熟,是一种极为舒畅的享受,看着整个过程,等到真正入口的那一刹那,才会将这味道永久的烙印在记忆深处,一如这一碗青花细瓷碗中盛着红玉般半透明的芋头,甜的味道由汤携裹着细软的芋肉绕在舌尖,怎一个缠绵的滋味可以道尽?

如果不是在江南长大,怎能领会这份甜蜜中的幸福?如果不是从粉黛青瓦中的烟雨中走过,又怎会明白仲秋金桂赋予食物的魂?如果不是有一颗江南人特有细腻的心思,又怎么会将原本粗陋的芋头,化成一碗红玉般的佳肴?

甲午中秋,江南云重重,夜晚推窗并不见月,但还好的是,这一碗母亲亲手烹饪的桂花糖芋头,伴着母亲甜甜的笑容,一直甜进了我的梦里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9)| 评论(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